• <td id="mo62m"></td>
  • <menu id="mo62m"><table id="mo62m"></table></menu>
  • <blockquote id="mo62m"><center id="mo62m"></center></blockquote>

    把视频贴到Blog或BBs

    拉场戏《梁赛金擀面》选段之《盘家乡》是梁赛金店中兄妹相认的唱段 孙晓丽 张建华

    已经有次观看 diantang2012-03-18发布
    二人转网(www.blogcasualchic.com)简介:又一出经典老戏,东北二人转拉场戏《梁赛金擀面》选段之《盘家乡》表演者:孙晓丽 张建华
    男演员是是反串,孙晓丽的戏路很广,不但有俏皮活泼,也有温婉苦情,真是不错的演员。

    《梁赛金擀面》选段之《盘家乡》唱词
    金 梁赛金未曾开口雨泪纷纷,
    口尊声巡按大入贵耳听真。
    玉 家住哪里?
    金 问我的家来家也有,
    不是无名少姓的人。
    想当年家住魏魁府,
    然后搬到梁家村。
    玉 你父何名?
    金 子不言父梁忠典。
    玉 你母?
    金 我姥家姓单,母叫单素珍。
    玉 弟兄几位?
    金 上无有三兄下无四弟,
    所生我们兄妹两个人。
    玉 你大哥什么名讳?
    金 我大哥名字就叫梁子玉。
    玉 啊……你叫何名?
    金 民女我名字就叫梁赛金。

    玉 梁赛金?
    听她讲出父母的名,
    倒叫子玉痛伤情。
    兄妹分别整十载,
    今日相逢在店中。
    有心上前把小妹认,
    且慢。
    错认民女罪不清。
    打破砂锅问到底,
    常倌之女,
    你因何来在此店中?
    金 闻听老大人将我问,
    提起此事叫斗我更伤情。
    十年前,
    我兄妹年幼小父母多病,
    雇来了桃花、丁魁两个人。
    小丁魁伺候我的天伦父,
    桃花女伺候我的母亲。
    丁魁他伺候我父实心实意,
    桃花女伺候我母没安好良心。
    恼怒我母把她打,
    打的桃花恨在心。
    大街上偷着买来僧衣僧帽,
    藏在我母的柜描金。
    她当我父把舌下,
    说我母亲结交僧人。
    我父一听此言半信不信,
    手提大棍上楼搜寻。
    从柜里取出来僧衣僧帽,
    手使大棍打在我母身。
    一天打她整三遍,
    三天打她九次发昏。
    玉 我来问你.你父与你母还是从小夫妻,还是半路夫妻?
    金 乃是从小夫妻。
    玉 若是从小夫妻,打一下两下,解解心头之恨也就是了,为何这样班班拷打?
    金 大人哪!
    玉 讲。
    金 要问为啥打我母,
    后有果来前有因。
    桃花女生来长得俊,
    我父他相中桃花,烦我母亲。
    打得我母疼难忍,.
    含冤忍恨毁自身。
    后花园吊死我的生身母……
    玉 哎呀!
    金 我父他收桃花做了二婚。
    玉 你父乃是一家之主,怎能偏听一面之词?
    金 此话也不该当小的讲,
    也是我父他老有少心。
    玉 后来桃花待你兄妹怎样?
    金 后来桃花生一子,
    要害我们兄妹两个人。
    桃花女交给丁魁钢刀一把,
    丁魁他不敢抗拒假装去搜寻。
    后花园放走我们见妹俩,
    连夜逃出梁家村。
    双阳岔路遇猛虎,
    冲散兄妹两个人。
    也不知我大哥落何处,
    民女我讨饭找遍千万村。
    那一天板桥村头饿昏倒,
    李堂倌救了我这苦命的人。
    他待我象亲生女,
    我待他象干父亲。
    这本是以往实情话,
    没有虚言全是真。
    玉 梁子玉又喜又悲又是恨,
    喜只喜真是小妹梁赛金,
    悲只悲生身母含冤死去,
    恨只恨奴才桃花小贱人。
    强压怒火忍悲痛,
    见小妹泪流满面疼在我的心。
    梁赛金,近前来,你看我是不是你子玉大哥还家来了?
    金 怎么,你是我子玉大哥?
    玉 怎么,我不是你子玉大哥吗?
    金 大人哪,想当年我兄妹分别之时,我大哥乃是少年书生,现如今你头戴乌纱,
    身穿蟒袍,慢说你不象我当年的子玉大哥,就是我大哥……
    玉 怎样啊?
    金 我也不敢相认了!
    玉 子玉呀子玉,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兄妹分别之时,你乃是少年书生,如今头戴乌纱,身穿蟒袍,别说小妹不敢相认,就是自己也辨别不出自己的模样来了!梁赛金,若不然你把你家中之事说上一说,我对上一对。对得上,你认子玉大哥还家,对得不上,你访你的子玉大
    哥,我访我的同胞小妹。
    金 大人听了!
    梁赛金未曾说话泪汪汪,
    口尊声巡按大人细听衷肠。
    你言说是我的大哥回家转,
    盘问盘问家事往常。
    想当初咱们家住在什么府?
    然后搬家什么庄?
    什么庄村修宅院?
    修的是什么门楼,什么不落的墙?
    哪楼修的高,高遮日月?
    哪楼修的矮,晃太阳?
    哪楼盖在蛇盘地?
    哪楼盖在卧龙岗上?
    达一宗这一件你要答的对,
    老大人!
    玉 小妹妹!
    金 我能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乡。
    咱俩是一个娘啊! 、
    玉 梁子玉未曾说话身离大堂,
    同胞小妹细听衷肠。
    想当年家住在魏魁府,
    然后搬家梁家庄。
    梁家庄村修宅院,
    修的是走马门楼鹰不落的墙。
    东楼修得高,高遮日月,
    西楼修得矮晃太阳。
    南楼盖在蛇盘地,
    北楼盖在卧龙岗上。
    宗宗件件对不对,
    小妹妹!
    金 老大人!
    玉 怎不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乡?
    咱俩是一个娘!

    金 再问你, 、
    什么人什么楼上饮美酒?
    什么人什么楼上做衣裳?
    什么人什么楼上什么念?
    什么人什么楼上偷画鸳鸯?
    哪楼底下芝麻囤?
    哪楼底下埋座仓房?
    哪楼底下安碾磨?
    哪楼底下做厨房?
    这一宗这一件你要答的对,
    金 我能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乡.
    咱俩是一个娘!
    玉 咱父逍遥楼上饮美酒,
    咱母自在楼上做衣裳。
    大哥我文明楼上子曰念,
    小妹你绣花楼上偷画鸳鸯。
    南楼底下芝麻囤,
    北楼底下埋座仓房。
    东楼底下安碾磨,
    西楼底下做厨房。
    这一宗这一件答的对不对?
    小妹妹!
    金 老大人!
    玉 怎不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乡?
    咱俩是一个娘!
    金 一个娘来一个娘,
    盘完你这一桩我再问你那一桩。
    咱门前倒有几棵柳?
    后花园倒有几行桑?
    什么人爱桑种何用?
    什么人爱柳歇荫凉?
    什么看家赛猛虎?
    什么打鸣赛凤凰?
    什么走路尾月燕?
    什么叫唤直着脖腔?
    这一宗这一件你要答的对,
    老大人!
    玉 小妹妹!
    金 我能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乡,
    咱俩是一个娘!
    玉 一个娘来一个娘,
    同胞小妹细听衷肠:
    前院倒有七棵柳,
    后花园倒有九行桑。
    咱父爱种七棵柳,
    咱母爱种九行桑。
    咱母爱桑把蚕养,
    咱父爱柳歇荫凉。
    咱家的娄金狗看家赛猛虎,
    打鸣的卯日金鸡赛如凤凰。
    鸭子走道尾月燕,
    氐土貉白鹅叫唤直着脖腔。
    这一宗这一件答的对不对?
    小妹妹!
    金 老大人!
    怎不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乡,
    咱俩是一个娘!
    金 梁赛金未曾说话泪盈盈,
    口尊声巡按大人贵耳是听,
    这一宗这一件你都答的对,
    再盘问盘问三代情。
    咱父娶妻谁家的女?
    咱俩是谁家两个苦命外甥?
    咱们舅父哥几个?
    一个一个是都叫什么名?
    这一宗这一件你要答的对,
    老大人!
    玉 小妹妹!
    金 我能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中,
    咱俩是一母生!
    玉 咱父娶妻单家女,
    你我是单家两个苦命外甥。
    舅父他们有哥三个,
    个顶个的都有名;
    大舅单龙,二舅单虎,、
    三舅单豹字叫会青。
    这一宗这一件答的对不对?
    小妹妹!
    老大人!
    怎不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中?
    咱俩是一母生!
    金 三代之情你答的对,
    再盘问盘问父母年庚。
    咱父高寿年庚有多大?
    哪年哪月哪个时辰生?
    咱母高寿年庚有多大?
    她老是哪年哪月哪个时辰生?
    大哥你今年贵庚几?
    哪年哪月哪个时辰生?
    小妹我今年十几岁?
    我本是哪年哪月哪个时辰生?
    这一宗这一件你要答的对,
    我能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中。
    咱俩是一母生。
    玉 咱父今年五十岁,
    他本是正月二十五日半夜子时生。
    咱母今年四十八岁,
    她本是四月二十五日初卯时生。
    大哥我今年十八岁,
    我本是七月二十五日正当午时生。
    小妹你今年十六岁,
    你本是十月二十五日落酉时生。
    这一宗这一件答的对不对?
    小妹妹!
    金 老大人!
    玉 怎不认子玉大哥转回家中?
    咱俩一母生!
    金 一母生来一母生,
    盘完你这一宗我再问你那一宗。
    家人年庚你都答的对,
    再盘问盘问兄妹离别情。
    你多大我多大离的家下?
    你多大我多大才得相逢?
    临行时我给你什么做表记
    你给我什么做证凭?
    眼前要有证凭在,
    我认大哥还家中。
    眼前无有证凭在,
    想要认你万不能。
    玉 你六岁我八岁离的家下,
    你十六我十八才得相逢。
    临行时你给我素花罗裙做表记,
    我给你刀切素面做回封。
    不教小妹你的记性好,
    忘了罗裙事一宗。
    回身打开小包裹,
    素花罗裙拿手中。
    叫声小妹仔细看……
    金 接过罗裙真证凭。
    罢了,难见面的大哥呀!
    大哥得官回家转,
    仇报仇来冤报冤横。
    抓住桃花用刀剁,
    见了丁魁报恩情
    小妹说话真高声
    屋里说话屋外听
    金 妹不知,
    玉 兄不怪,
    搀起小妹细叮咛
    金、玉 兄妹哭在店房内…
    明 倒教李堂倌我发了蒙
    急忙我把店堂闯
    金、玉 感谢恩人救命情!
    明 女儿,这是为何?
    金 干父,这就是我天天想的。夜夜盼的子玉大哥,他得官回来了!
    玉 干父,我小妹多亏你老人家收留照看,今日我兄妹相逢之日,也是咱父子团圆之时。来来来,转上受我兄妹一拜!
    明 不拜也就是了。
    玉 哪有不拜之理!拜过了。
    明 使不得,使不得!快起来……哈……
    玉 好,正是:滔滔三江水,
    金 难表救命情,
    明 擀面认兄妹
    合 团圆在店中!

    视频相关评论

    占领沙发 我坐板凳 我顶 强 喔? 呵呵 哈哈哈 耍鬼脸 奸笑 这是瞌睡片 -_-||| 错愕 惊讶 脸红 喜欢 大鬼脸
    您可以点击 Ctrl+Enter 发布您的评论
    loading...
    Jk制服爆乳裸体自慰流白浆
  • <td id="mo62m"></td>
  • <menu id="mo62m"><table id="mo62m"></table></menu>
  • <blockquote id="mo62m"><center id="mo62m"></center></block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