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mo62m"></td>
  • <menu id="mo62m"><table id="mo62m"></table></menu>
  • <blockquote id="mo62m"><center id="mo62m"></center></blockquote>

    把视频贴到Blog或BBs

    拉场戏《刘云打母》阎学晶 潘长江 张宏娜

    已经有次观看 diantang2011-07-22发布
    二人转网(www.blogcasualchic.com)简介:东北二人转拉场戏《刘云打母》表演者:阎学晶 潘长江 张宏娜 张译木等

    人 物 康 氏 李桂珍 刘 云
    [康氏上。
    康 氏 (念)老身好比一棵草,
    一年到比一年老。
    [归坐。
    (念)人老猫腰把头低,
    树老焦梢叶儿稀,
    茄子老了一包籽,
    黄瓜老了尿臊气。
    (说)老身刘门康氏。过门产生一子,名叫刘
    云,娶妻李桂珍。老头子下世,小冤家输耍不
    成人,儿子不孝媳妇孝,我儿出门半拉多月没回
    来,老身身得重病,思想起来,我好难过呀!
    [红柳子]
    闷坐房中自沉吟,
    思想我儿小刘云。
    我儿出去半拉月,
    老娘得病你不知闻。
    老娘现在身得重病,
    全仗儿媳照看我身。
    你只管在外贪赌恋耍,
    家中度**不挂心。
    坐在房中自思自叹,
    (说)哎哟!哎哟!
    [李桂珍上。
    李桂珍 又来了儿媳李桂珍。
    桂珍正在偏房坐,
    忽听上房老娘呻吟。
    放下孩子往外走,
    一到上房看望老娘亲。
    行行正走来的快,
    眼前来到上房门。
    一脚门里一脚门外,
    [康氏哭。
    康 氏 (说)罢了-刘云我的儿啊①!
    李桂珍 走到近前唤声母亲(锁板)
    (说)婆母醒来!婆母醒来!
    康 氏 (说)谁来了?
    李桂珍 (说)儿媳李桂珍。
    康 氏 (说)啊!孝道的媳妇。
    李桂珍 (说)婆母娘有病,你想些汤汤水水,儿媳与
    你去做。
    康 氏 (说)我的好儿媳妇,你听妈告诉你,你用这
    个三盆,?它斤十来面,一活呀活这么大个蛋
    儿,搁在面板一扞扞成这么大的扇儿,用刀一
    赛条线儿,下到锅里团团转儿,挑到碗里莲
    花瓣儿,搞点花胡椒,搞点辣蒜儿,妈吃了辣
    娘一身汗儿,这病若好就好,不好哇也能去一
    半儿。
    李桂珍 (说)啊!婆母娘你等候了,儿媳我给你做
    去。
    [红柳子]
    答应一声不怠慢,
    迈步走出上房门。
    行行正走来的快,
    不言桂珍把汤做,
    [刘云上
    刘 云 又来耍外面的我叫刘云。
    (数板)是棍不是棍,耍钱场里混,叫我去揭
    盒,手比脚还笨。叫我去照管,红白我不
    认②。
    (说)在下刘云,我父亲下世以后,我家还有一
    盘子妈。唉!妈不妈就不算那道六饼。我家有个
    小媳妇李桂珍,给我养个儿子小狗剩。单说我
    那小媳妇,嘎巴巴一摆摆,不擦胭粉自来色,
    杨柳腰赛笔管,小金莲不大点儿,未从走道叽
    登咯噔尽是点儿,给我做媳妇正对我心眼儿。
    (打喷嚏③)啊嚏!唉呀家里有人叨咕我了!
    回家探妻走走。
    [红柳子]
    小刘云,回家门,
    想起我妻李桂珍。
    行走来在大街上,
    忽听人们乱纷云。
    这个说刘云打他母,
    那个说不孝儿子是刘云。
    刘云我听见假装没听见,
    眼前来到自己家门。
    一脚门里一脚门外,
    [康氏哭。
    康 氏 (说)罢了!刘云我的儿呀—
    刘 云 (说)我说嘛,在外边耍钱他妈得不顺当,家
    有嚎丧的嗷嗷劁叫唤,这还有好!
    康 氏 哼哼呀呀成刘病人。
    [刘云在康氏背后扬拳欲打,又将拳收回。
    刘 云 (说)走错了,上我媳妇屋怎么走这屋来了
    呢,有心不问问她,她养活我一回,问问她吧。
    妈呀!苏醒!
    康 氏 (说)谁来啦?
    刘 云 (说)我!
    康 氏 (说)罢了!我的儿呀!
    刘 云 (说)呆着吧,什么儿长儿短的,谁是你儿
         子?
    康 氏 (说)你不是我的儿嘛!
    刘 云 (说)少说这话,你咋的啦?
    康 氏 (说)我有病啦。
    刘 云 (说)有病不想点啥吃呀?
    康 氏 (说)想吃什么你能给我买吗?
    刘 云 (说)能买。这回刘大爷要孝心孝心你,我走到
         葱地回过味来了,行走路过讲善堂,叫人好顿
    圈。
    康 氏 (说)好顿劝。
    刘 云 (说)对!好顿劝。你想吃啥我给你买点啥,
    你说吧。
    康 氏 (说)你上街呀,买一斤驴马烂儿,买几个叉子
    火勺一拉两半儿,把驴肉烀个烂儿烂儿的,夹
    到火勺中间做馅儿。
    刘 云 (说)妈呀,这叫什么名?
    康 氏 (说)这叫蛤蟆吞蜜④
    刘 云 (说)听!我妈还要蛤蟆吞蜜。给她来个蛤蟆
    吞屎把!(对康氏)妈呀!买不赶趟刘,我在
    街上给你狗剩买的希酥崩脆大麻花,先给你吃
    吧!
    康 氏 (说)给孩子买的我可不要,我不跟孩子争
    嘴。
    刘 云 (说)妈呀!头忙先顾头,脚忙先顾脚,妈
    呀!我好比大老鸹,你好比小老鸹,我打来食喂
    你,你张开嘴,把两眼一闭,把两膀扇打扇打
    嘎嘎一叫,我往你嘴里一仍。
    [康氏张嘴接。
    刘 云 (说)妈!你哪个牙想?
    康 氏 (说)(指牙)就这个牙想。
    刘 云 (说)是你招打!(打)
    [红柳子]
    正是刘云来打母,
    [李桂珍上。
    李桂珍 偏房来了李桂珍,
    手端汤面往前走,
    一到上房孝母亲。
    一脚门里一脚门外,
    [康氏哭。
    康 氏 (说)罢了,刘云我的儿呀!
    李桂珍 看见强人打母亲。
    我有心进屋把他劝,
    可惜丈夫是浑人。
    你不孝来劝你孝,
    汤面泼在地埃尘。
    低下头来想一计,
    一到偏房装病人。
    桂珍忙把偏房奔,(李桂珍下)
    刘 云 刘云上房打母亲(锁板)
    康 氏 (说)刘云哪!外有有天哪!
    刘 云 (说)外头有天把你拽到灶坑打你!你哪还
    疼?
    康 氏 (说)头疼。
    刘 云 (说)(打一下)哪疼?
    康 氏 (说)腰疼。
    刘 云 (说)(打一下)疼都去根了设有?
    康 氏 (说)还有点。
    刘 云 (说)(又打一下)好了没有?
    康 氏 (说)好了。
    刘 云 (说)遛遛!劁猪骟马全仗一遛,买四彩礼谢谢
        我这个先生吧!这付药名叫生打暴力丸,鞋底
        引子。
    康 氏 (说)刘云儿呀,可怜妈养活你一回呀!
    刘 云 (说)少叫儿子,谁是你的儿子?
    康 氏 (说)那我叫啥呢?
    刘 云 (说)先叫刘大爷,后叫祖宗,就凭你那个
    模子能脱这么大一块坯?今儿个立立家规,我比
    做大老板,你比做小买卖人,我在外边咳嗽一
    声,你就得接出来,先叫刘大爷,后叫刘祖
    宗。屋里请,让个坐,先问冷不冷热不热?渴
    不渴?饿不饿?渴了烧点水,饿了做点饭,
    来!狗皮膏药当面就试。
    [康氏哆哆嗦嗦,试做一番,刘云不耐烦。
    (说)不能总跟你扯,我得看看狗剩他妈去
    了。
    [红柳子]
    不言刘云偏房去。
    康 氏 到叫老身好伤心。
    刘云哪!为娘娇养你成人长大,
    小冤家抚养大你打母亲。
    哭一声老头子下世早,
    扔下老身好遭心。
    今日我不往别处去,
    我给老当家的去上坟。
    叨叨念念刘家坟奔,(康氏下,李桂珍上)
    李桂珍 来了儿媳李桂珍。
    方才上房去孝母,
    看见强人打母亲。
    若叫街坊邻居知道了,
    议论刘云是无逆根。
    低下头来想主意,
    何不回家装病人。
    若问装病为何事?
    劝我丈夫转变心。
    头上扯乱青丝发,
    破旧衣服披在身。
    桂珍偏房来装病,
    [刘云上。
    刘 云 来了孝子小刘云。
    刚才上房打完母,
    再看贤妻李桂珍,
    一脚门里一脚门外,
    [李桂珍哭。
    李桂珍 (说)罢了我的夫呀!
    刘 云 听见哭声好象病人。(锁板)
    (说)刚打完她,她又跑到这屋诉冤来
    了?
    [进门高举拳欲打,见是妻才轻轻把拳放下,
    [搭架子:你到打呀!
    刘 云 (说)打啥呀?
    [搭架子:打你妈怎么打刘。
    刘 云 (说)唉!怎么她还病了!
    [小声点。
    刘 云 (说)狗剩他妈,狗剩他妈,狗剩他妈!
    [搭架子:大点声。
    刘 云 (说)大点声吓着呢!
    [搭架子:叫你妈咋不怕吓着呢?
    刘 云 (说)那不是我妈嘛!妈是家出的,媳妇是外
         来人,狗剩他妈,狗剩他妈,妈呀!叫连宗啦。
    李桂珍  (说)啊!谁来啦?
    刘 云 (说)我来啦。
    李桂珍 (说)你是谁呀?
    刘 云 (说)我是狗剩他爹。
    李桂珍 (说)你还回来啦!
    刘 云 (说)我怎么不回来呢!
    李桂珍 (说)我寻思死在外头啦。
    刘 云 (说)这什么话,你咋得的病啊!
    李桂珍 (说)我给狗剩洗衣服,晒衣裳回来刮了一阵
    风,我就得病啦。
    刘 云 (说)你咋不留着我给他洗呢?
    李桂珍 (说)你耍外面的,能给他洗吗。
    刘 云 (说)我咋不能呢,你在月子里,衣裳不都是
    我洗的吗?你不想点啥吃呀?
    李桂珍 (说)想啥吃,没人给我买。
    刘 云 (说)想啥吃我给你买啥。
    [红柳子]
    李桂珍 李桂珍未从说话泪纷纷,
    尊声丈夫要听真
    丈夫在外把钱耍,
    撇下媳妇在家门
    我给狗剩把衣裳洗,
    一场大病得在身,
    别的东西我不想,
    单想黄瓜沾粘唇。
    刘 云 (说)你看我妈想的,要吃蛤蟆吞蜜,上哪儿
    整去,看我媳妇想这个玩艺儿,家家都有,
    好,我给你捞去。
    李桂珍 (说)回来,上哪儿去?
    ¬刘 云 (说)我给你捞咸黄瓜去。
    李桂珍 (说)咸黄瓜我不要,要顶花带刺的。
    刘 云 (说)唉呀!这是什么时候?
    李桂珍 (说)十冬腊月。
    刘 云 (说)那上哪儿找去?
    李桂珍 (说)上里七外八一千五,到北京顺天府,仙
    人胡同,买那顶花带刺的黄瓜我用。
    刘 云 (说)对!我给你买去。
    李桂珍 (说)多咱回来呀?
    刘 云 (说)得个十天半拉月的。
    李桂珍 (说)现在多咱啦?
    刘 云 (说)晌午啦。
    李桂珍 (说)为妻我过晌就用。
    刘 云 (说)买不来。
    李桂珍 (说)买不来病要犯。(哭)罢了!我的夫
    哇!哎哟哎哟哎哎哟!
    刘 云 (说)你再想点旁的吧!
         [红柳子]
    李桂珍  买不来黄瓜为妻我不用,
         我想那片子烟沾一沾唇。
    刘 云 (说)你看我媳妇想着玩艺儿,多好讨登,谁
         家还没有烟呢!我二叔那场有烟叶尖,把子
         大,还好抽,又不辣。要两个钱不害怕。
         [搭架子:要钱咋不害怕?
    刘 云 (说)我自己叔叔家,早给晚给都行,狗剩她
         妈你等等。
    李桂珍 (说)回来,我不要。
    刘 云 (说)要什么烟 
    李桂珍 (说)湖广烟湖广片,多了不要要斤半,抽一
    口冒蓝烟,又去风又去寒,病不好也去一半。
    刘 云 (说)你多咱要哇?
    李桂珍 (说)我就要抽。
    刘 云 (说)行了,你这不是要烟,明明是要我的命
    呢!我问你湖广离这多远?
    李桂珍 (说)一千多里地。
    刘 云 (说)我坐炮子儿也回不来呀。
    李桂珍 (说)回不来我病要犯。
    刘 云 (说)你别犯!你别犯!我给你买去还不行吗!
    李桂珍 (说)丈夫哇!
    [红柳子]
    买不来片子烟为妻我不要,
    我单想鸭蛋沾粘唇。
    刘 云 (说)我给你取去。
    李桂珍 (说)回来,上哪去?
    刘 云 (说)我上他姥娘家,他们家大麻鸭子,下的
         大麻蛋。
    李桂珍 (说)这个蛋不治病。
    刘 云 (说)哪儿的治病?
    李桂珍 (说)高唐州济都县,白瞎子养活的白鸭子下
         的那个白鸭蛋。
    刘 云 (说)那我给你挑一挑子去。
    李桂珍 (说)不要那些,要两用褡子装着,一头装一
         个,道上没人问还则罢了,有人问你,你就说
         白鸭蛋。
    刘 云 (说)白鸭蛋不是骂人吗?
    李桂珍 (说)你不是背着呢嘛!
    刘 云 (说)是我背着呢。走!
    李桂珍 (说)你回来,我嘱咐你几句话,早住店晚起
    程,睡觉别把一头睡,小心做贼的挖了你的窟
    窿,早点回来,到白天想你还则罢了,到晚上
    抱起狗剩就想起你来了。
    刘 云 (说)真惦记着我?
    李桂珍 (说)没你狗剩身打何处来呀!
    刘 云 (说)你看我媳妇说着话,叫我早住店,晚起
    程,睡觉别把一头,小心做贼的挖了我的窟
    窿,到白天想你还则罢了,到夜晚抱起狗剩
    就想起我来了。是呀!没有狗剩,我身打何处来
    呀!话说反刘,天气不早,走走。
    [红柳子]
    小刘云,不消停
    迈步走进房无门。
    李桂珍 桂珍上前忙拉住,
    叫声丈夫要听真。
    我问丈夫要何往?
    刘 云 高唐州去把鸭蛋寻。
    李桂珍 我问你买鸭蛋为了何事?
    刘 云 扎顾贤妻你的病根。
    李桂珍 (说)谁有病?
    刘 云 (说)你有病。
    李桂珍 (说)我没病,你妈才有病呢!
    刘 云 (说)我妈有病,叫我治好了。
    李桂珍 (说)请先生了吗?
    刘 云 (说)没有。
    李桂珍 (说)接大夫了吗?
    刘 云 (说)没有。
    李桂珍 (说)没请先生没接大夫怎么治好的?
    刘 云 (说)一顿大鞋底子打好的。
    李桂珍 (说)什么药名?
    刘 云 (说)生打暴力丸。
    李桂珍 (说)给我一付吃。
    刘 云 (说)我舍不得。
    李桂珍 (说)你妈咋舍得了?
    刘 云 (说)我妈不是家出的嘛,你不是外来的人
    吗!
    李桂珍 (说)丈夫你听劝不听劝?
    刘 云 (说)为人在世,生在三光之下,哪有不听劝
    的呢!
    [红柳子]
    李桂珍 叫声丈夫一旁站,
    听为妻劝你几句良言。
    漫说咱母亲白发苍苍六旬开外,
    就是那花儿乞丐咱也该行方便。
    刘 云 (说)她就是天神,要的得有,还要的无码?
    李桂珍 生儿养女为何事?
    就因为到老了奉养几年。
    刘 云 (说)咱们那个老人我才不养活她呢,她没给
    我留下房产地土。
    李桂珍 你言说二老没留田产,
    为妻我带来多少田园?
    刘 云 (说)你没带来啥家业,你给我养活一个白胖
    小子,我就实足啦。
    李桂珍 长江水都是后浪推前浪,
    房檐水点点滴在旧窝它不偏。
    刘 云 (说)我比你明白,房檐滴水掉在房檐底
    下,若来阵大风吹到墙上去呢!
    李桂珍 人生在世不孝父母,
    到后来遭了大罪后悔难。
    刘 云 (说)哼!看见活人扛枷戴锁,没看见死人遭
    罪,少跟我扯这份闲谈。
    [红柳子]
    李桂珍 叫声丈夫一旁站,
    听我把四恩四报对你言,
    天有恩下的是甘露细雨,
    地有恩长的是五谷苗田。
    国有恩出的是忠良上将,
    家有恩出的是孝顺儿男。
    这本是四有恩言讲过去,
    听我把四无恩再对你言。
    天无恩下的是粗风暴雨,
    地无恩长的是野草荒山,
    国无恩出一些卖国奸党,
    家无恩出一些不孝儿男。
    四有恩四无恩妻讲过去,
    听我把四报细说一番。
    乌鸦反哺四十日,
    羊羔吃奶跪娘前。
    刘 云 (说)它不跪下够不着吃嘛!
    李桂珍 马要骑母双瞎眼,
    儿要欺母天不宽容。
    刘 云 (说)你管不着,瞎叨叨什么?


    李桂珍 好言好语将他劝
    只惹的强人落怨言。
    [唢呐奏婴儿啼哭声。
    急的桂珍我团团转,
    又听见狗剩叫声喧。
    [李桂珍下,怀抱孩子(采娃子)
    将把狗剩怀中抱,
    养儿苦处言上一言。
    娘怀儿一个月不知不觉,
    娘怀儿两个月娘才知全。
    娘怀儿三个月成为肉饼,
    娘怀儿四个月似火烧身懒怠动弹。
    娘怀儿五个月五指分辨,
    娘怀儿六个月六甲长全。
    娘怀儿七个月分为七窍,
    娘怀儿八个月胎毛长全。
    娘怀儿九个月以上翻下,
    十个月未满娘就分娩⑤,
    你不象人样真可怜,
    我养你好像蹲牢监。
    用水洗,用布缠,
    怕儿冷,怕儿寒。
    好东西到口娘不敢咽,
    嘴对嘴,喂儿餐,
    将养你,翅膀硬,
    走东北,闯西南,
    把你父母下眼观,
    母亲恩深深如苍海,

    父亲恩重重如泰山。
    你的父五更起来半夜眠,
    打干柴,去换钱,
    买丫梨,买糕干。
    将养儿,成人大,
    你把二老扔一边。
    呸!没脸没脸你真没脸,
    小冤家!父母这本老账你多咱还完?
    狗剩你今年才三岁,
    长大打我骂我多可怜。
    老猫就在房上睡,
    一辈留下一辈儿男。
    趁着萌芽没出土,
    我让你刘门断香烟。
    越说越恼越有气,
    把狗剩摔在地平川。
    [唢呐奏婴儿哭声,刘云抱起孩子。
    刘 云 (说)好好!两口子心不顺拿孩子撒气,小骨
    头小肉摔坏了呢?
    李桂珍 (说)摔死就摔死,省着长大了打爹骂娘。
    刘 云 (说)别说这话我不乐意听。
    李桂珍 (说)我乐意摔,我生的我养的。
    刘 云 (说)也不是你一个人的活,我种的我耪的。
    你摔不了!(向孩)别哭,别哭,(向李)咱
    俩分家,你要谁?
    李桂珍 (说)我要老太太。
    刘 云 (说)好好!属老驴老马的赔钱货,我要狗
    剩,托钱长。(向孩)快长快长!哦!狗剩不走
    哩,狗剩找他妈要吃咂。
    李桂珍 (说)狗剩会说吗?
    刘 云 (说)我替他说的。(递孩子)
    李桂珍 (说)你若叫我接孩子,叫狗剩给我头一个,
    眼一个,狠一个,挠一个,鼻儿一个。
    刘 云 (说)这么点的孩子,他能会吗?
    李桂珍 (说)不会我就不要。
    刘 云 (说)对呀,孩子不会他爹我还会呢,我替他。
    [刘云仿婴儿,依次做一遍,李桂珍摇头不接
    孩子。
    刘 云 (说)你到接孩子呀!
    李桂珍 (说) 我不接。
    刘 云 (说)你接!
    李桂珍 (说)我就不接。你若叫我接孩子。你得应我
    三件事。
    刘 云 (说)哪三件?
    李桂珍 (说)头一件,大街以上买来好酒好菜,办桌
    酒席,请老太太坐在上边,你跪在下边;二一
    件,你磕头赔不是;三一件,你对天明誓,永
    远不许打母。
    刘 云 (说)你说的这三件,我通通明白,到大街买
    来好酒好菜,办桌酒席,我坐在上边,老太太
    给我磕个头就是了。
    李桂珍 (说)是你给老太太磕头。
    刘 云 (说)是呀,我给老太太磕头。
    李桂珍 (说)你去不去!
    刘 云 (说)我去。走吧!
    [李桂珍刘云下。
    [康氏上。
    [红柳子]
    康 氏 坟头哭罢泪沾襟⑥,
    恼恨我儿小刘云,
    家门不幸生逆子,
    信宠妻子打母亲,
    我又是憋屈又是恨,
    眼睛发花头发晕,
    有心坟头上吊死,
    难舍贤良儿妻和孙孙。
    看起来老猫就在房上睡
    一代一代盼后人。
    盼只盼刘云早日回心转意,
    老身我如见青天散乌云,
    叨叨念念来的快,
    眼前来到自己家门。
    迈步我把上房进,
    倒在炕上歇歇身。
    [李桂珍刘云上。
    李桂珍 迈步就把上房进,
    刘 云 叫声母亲我跪埃尘。
    李桂珍 (说)大点声不怕。
    刘 云 (说)啥不怕,都叫我打龇圈啦!
    李桂珍 (说)唉!不怕,你大点声。
    刘 云 (说)(大声)妈呀!
    康 氏 (说)哎哟哟!(摔下炕来)刘大爷!刘祖宗来
    了!
    李桂珍 (说)婆母娘不要害怕。(急上前搀起康氏)
    有儿媳我给你撑腰眼子,你儿子叫我劝好了,
    给你磕头赔不是来了,婆母娘你骂他几句出出
    气。
    康 氏 (说)小冤家,后锅的水响开啦,走葱地里你
    回过味来了。娘的棍子打在儿的身上,疼在娘
    的心里。冤家要再思再想天,对明誓。
    [红柳子]
    刘 云 刘云跪在地当心,
    叫声母亲请听真。
    从今以后我学好,
    再打母亲五雷轰我身!
    [冷锣仓!仓!仓!
    [刘云抱头欲跑,被李桂珍拽回。
    刘 云 (说)(向掌锣的)掌锣的,你啥时候不捶?
    单单这时候捶。
    李桂珍 (说)那你跑啥?
    刘 云 (说)看把吓一脑袋头发。
    刘云明摆宏誓愿,
    李桂珍 喜坏为妻李桂珍,
    一搂罗裙忙跪倒,
    口尊婆母要听真。
    儿子不孝媳妇孝,
    不看你儿妻看你孙孙,
    康 氏 老身我一见心欢喜,
    搀起儿媳李桂珍。
    你在此处莫久站,
    回到偏房奶我孙孙。
    刘 云 (向李说)慢着!你这个说合人,说合事业没
    有这么说合的,老太太坐着,我在这跪着,跪
    着跪着来了火儿,再打起来不是白说合了吗?
    李桂珍 (说)不怕雷击你就打!你等一会儿,我给你
    讲情。婆母娘,咱家几口人?
    康 氏 (说)咱家三口人。
    李桂珍 (说)你老呢?
    康 氏 (说)坐着呢。
    李桂珍 (说)儿妻我呢?
    康 氏 (说)站着呢。
    李桂珍 (说)你那小孙孙呢?
    康 氏 (说)在你怀里抱着呢!
    李桂珍 (说)妈呀!呸!那还有一个不害臊的呢。
    康 氏 (说)莫非说与你丈夫讲情不成?
    李桂珍 (说)儿妻不敢,看儿妻的面上,让他磕个头
    站起来吧!
    刘 云 (说)妈!我给你磕个大响头。(用手打哇哇)
    啊啦我说嘿!妈呀!你乐个吧!妈,你换个乐
    模样,放宽心吧。(刘站起)
    康 氏 (说)好,正是:
    (念)不忠不孝小刘云,
    终朝每日打母亲。
    刘 云 (念)从今以后要行孝,
    李桂珍 (念)摔子劝夫李桂珍。
    康 氏 (说)儿媳搀娘来!
    刘 云 (说)我的妈妈我搀着吧!
    -剧终

    ① 拔嚎:艺人所说的哭中有唱的腔调,是戏中人物心情郁闷的哭叫声。
    ② 红白我不认:旧社会赌场押宝用的宝盒子,端宝的人要请一个给他照管和递盒的人,红则赢,白则输。
    ③ 喷嚏 :民间往往认为打喷嚏时有人叨念。实际是人鼻黏膜受刺激而引起的一种猛烈带声的喷气现象。
    ④ 蛤蟆吐蜜:将熟肉剁碎,夹入烧饼中。
    ⑤ 十个月未满娘就分娩:以下三十句由谷柏林补充。
    ⑥ 坟头哭罢泪沾襟:以下十六句由谷柏林补充。
    附记:《摔子劝夫》又名《刘云打母》,是拉场戏的传统剧目之一。
    这出戏的说口诙谐有趣,说的是东北农村庄稼嗑。演的是庄稼院的事。乡土气息浓烈。
    据老艺人回忆,这出戏在一八三0年就有,距今至少有一五十年的历史。谷柏林说,他师爷刘福贵(艺名刘大头,是东北地区唱双玩意儿的名丑。一九四二年过世,享年七十九岁)
    生前说:《摔子劝夫》原是山东小刘庄发生的真事,小刘庄有个刘云,父刘彦寿故去以后,刘云耍钱,打骂母亲康氏,被妻李桂珍摔子劝好,走上正道。这件事是听一个从山东来东北打红围的猎人说的。当时有人说猎人:“你打围真苦!”猎人说::“我苦?康氏比我还苦,一天没十八遍地挨她儿子刘云的打”。以后这件事被东北蹦蹦艺人编成小唱。有时在大秧歌里唱,有时分出人物,拉开场子单独唱。
    此次经谷柏林、杨福生、刘世德、王希安、王悦恒等补充、阅订。

    温占林
    李青山 口述
    隋守信 校注

    视频相关评论

    占领沙发 我坐板凳 我顶 强 喔? 呵呵 哈哈哈 耍鬼脸 奸笑 这是瞌睡片 -_-||| 错愕 惊讶 脸红 喜欢 大鬼脸
    您可以点击 Ctrl+Enter 发布您的评论
    loading...
    Jk制服爆乳裸体自慰流白浆
  • <td id="mo62m"></td>
  • <menu id="mo62m"><table id="mo62m"></table></menu>
  • <blockquote id="mo62m"><center id="mo62m"></center></block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