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mo62m"></td>
  • <menu id="mo62m"><table id="mo62m"></table></menu>
  • <blockquote id="mo62m"><center id="mo62m"></center></blockquote>

    把视频贴到Blog或BBs

    《井台会》以唱悲调出彩的演员唱正戏 郑桂云 刘红星

    已经有次观看 diantang2011-08-30发布
    二人转网(www.blogcasualchic.com)简介:红旗剧场辽源曲艺厅的经典东北二人转正戏《井台会》表演者:郑桂云 刘红星
    郑桂云无论扮相唱功和表演的功夫都不如郑淑云,她唱悲调还可以,不过也是不可多的二人转老艺术家。

    二人转《井台会》唱词
    五代残害末尾稍
    单表表宾州献叫刘高
    宾州献宝十六载
    人也没回信没捎
    将三娘撇在了徐沛小县
    在哥嫂家中受煎熬
    哥哥他待我有同胞意
    嫂子待我心太刁
    她让我白天担水十数担
    夜晚研磨五更樵
    平斗夫子尖斗面
    上下不差半分毫
    若是上下有了错
    皮鞭子沾凉水定打不饶
    这一日三娘我磨房研磨
    忽听得嫂嫂商氏喊声高
    三娘我撂下磨杆我不研磨
    我一到上房去见我嫂嫂
    我迈步就把上房进
    见着嫂嫂猫猫腰
    你唤小妹我有何事
    快快对着小妹我来学(Xiao)
    有商氏这里就把小三叫
    叫声小三要听着
    我来问问你
    屋里没柴谁去抱
    缸里没水谁去挑
    屋里没柴我去抱
    缸里没水哥哥去挑
    放你娘的狗臭屁
    小老婆要听着(zao)
    你哥哥今年五十单三岁
    未曾挑水压弯腰
    三声要说挑水的话
    无话讲来无话学
    三声不说挑水的话
    皮鞭子沾凉水定打不饶
    说着恼着道着怒
    忙把皮鞭子拿手捎
    照着小三往下打
    三娘我害怕跪平飘
    (好冷的天哪)
    数九隆冬雪花飘
    受罪的李三娘把水挑
    我伤心不把旁人来怨
    埋怨声狠心丈夫名叫刘高
    自从打宾州前去献宝
    十六年书没写来信也没捎
    把为妻撇在了徐沛小县
    哥嫂的家中受尽了煎熬
    哥哥他待我还到好
    嫂嫂她待我心太刁
    白天担水数十担
    夜晚研磨到五更樵
    今日井台来打水
    偏偏赶上老天爷降下鹅毛
    老天爷下雪非是雪
    分明是降下来杀人刀
    我叨叨念念往前走
    井台不远来到了(liao)
    迈步我把井台上
    两头放下盛水梢
    三娘这里不怠慢
    十指尖尖辘轳把来摇
    不多时打罢了两桶水
    冻得十指象猫挠
    记下了李三娘井台来打水
    在把小王学上一学
    今天是月氏皇娘寿旦之日
    父王命我打围奔荒郊
    人马驮驮往前走
    荒郊不远来到了
    从早晨打到天过午
    不见野鹿和獐狍
    叫声王二收围场
    人马驮驮咱们爷们转回朝
    这人马驮驮往回走
    从那旁跑过来玉兔小团毛
    小王这里不怠慢
    忙把雕伶箭拿手捎
    我拧拧朱红搭上扣
    前手用力后手描
    只听嗖啪一声响
    直射玉兔小团毛
    你说玉兔怪不怪
    躲过箭头就把箭尾叼
    小王一见心好恼
    叫声王二你听着
    快快追赶那白毛玉兔
    追回令箭咱们爷们好还朝
    王二这里不怠慢
    打马去追玉兔小团毛
    撵着撵着不要紧
    撵到了村庄咋不见了
    王二催马村庄进
    见一个贫婆把水挑
    我出言便把贫夫人叫
    连叫贫人叫你听着
    你在此处来担水
    见没见玉兔小团毛
    见着玉兔你拿回去吃口肉
    爷家令箭我好往回交
    清晨井台来打水
    未曾看见什么小团毛
    三娘摆手说是没看见
    马渴扒倒盛水梢
    扒倒水梢水就洒
    露出爷家箭伶雕
    王二我一见心好恼
    叫声贫人你听着
    我问你看没看见白毛玉兔
    你摇手楞说没看着
    正是二人来争吵
    小王催马我就赶到了
    出言便把王二叫
    连叫王二你听着
    我让你追赶白毛玉
    为何跟这贫婆闹吵吵
    王二这里忙回话
    叫声千岁你听着
    你让我追赶白毛玉兔
    我追着追着不见了
    我打马便把村庄进
    见这位贫夫人正在那把水挑
    我问他看没看见白毛玉兔
    她摆手楞说没看着
    马渴扒倒盛水桶
    里面露出爷家的箭令雕
    说罢雕伶递过去
    有小王雕伶接手捎
    接过雕令仔细看
    朱红大字上边描
    上写着你当挑水的她是哪一个
    她本是你的母亲把罪遭
    井台认下生身母
    万里江山做得牢
    井台不认声身母
    万里江山顺水飘
    下边还有两行字
    太白金星点化着
    小王不解其中意
    搬倒大树把棍刨
    出言便把王二叫
    叫声王二要听着
    你叫那贫婆马前来回话
    马前马后小心着
    回答得好来我有赏
    回答得不好定打不能饶
    王二这里心答话
    叫声贫人你听着
    我们千岁让你马前来回话
    马前马后小心着
    回得好来君爷有赏
    回得不好定打不能饶
    李三娘闻听这句话
    止不住心内暗打停条
    只曾想今日井台来打水
    哪曾想今日我惹下大祸了
    迈步我把井台下
    打量眼前这位将英豪
    太子金盔头上代
    他的支鸡伶儿就在脑后飘
    左挎弯弓右带剑
    马鞍桥压下斩将钢刀
    见小将前发齐眉后发盖梗
    眉清目秀好似哪里见过几遭
    我猛想起他好似当年的刘志远
    有好象奴的丈夫名刘高
    不见雕鞍不识骏马
    见小将我想起我的小娇娇
    眼前若有咬脐子
    也有那君爷这么老高
    常言说走遍天下都是一个理
    我拜罢君爷才为高
    走上进前飘飘下拜
    倒把小王拜坏了
    在马上载了三载晃了三晃
    差点掉下马鞍桥
    小王这里心暗想
    不住心里打停条
    莫非说贫人命大我命小
    贫人福厚我福薄
    小王不解其中意
    我何不搬倒大树把根刨
    我出言便把王二叫
    要声王二要听着
    快快拿出薄褥套
    让贫人落坐把话学
    王二这里不怠慢
    叫声贫人要听着
    千岁让你落坐来讲话
    让你落做你可别拜了
    三娘这里不怠慢
    薄褥套上来坐着
    君爷你有啥话快对我讲
    君爷你有啥话快对我来学
    我出言便把贫人叫
    叫声贫人要听着
    我问你家中可有男子汉
    为什么大雪天你把水来挑
    问我的家来家到有
    我不是无名少姓女妇道
    我的家原住在徐沛小县
    哥嫂家中受煎熬
    自幼配夫刘志远
    外人送号名叫刘高
    想当初咱们夫妻两个不得好
    在打瓜园里夫妻住着
    丈夫降妖得了三种宝
    盔凯甲绉定唐刀
    自从他宾州去献宝
    十六年书没写来信没捎
    把我撇在徐沛县
    哥嫂家中受煎熬
    哥哥待我倒有同胞意
    嫂子待我心眼太刁
    她命我白天打水数十担
    夜晚研磨五更樵
    这本是三三见九实情话
    无有虚言对着君爷学
    你丈夫宾州去献宝
    留没留下后代一条
    你要问留后倒也有
    听我仔子细细对你学
    那日磨房中研磨
    忽觉得腹内疼痛真难熬
    不用人说知道了
    一定是我的娇儿就要降生了
    磨房里无灯来无有剪
    倒把三娘难坏了
    低头一计有有有
    口咬脐带娇儿降生了
    我儿他乳名叫咬脐子
    我儿声下哭声高
    我儿一哭不要紧
    惊动嫂嫂知道了
    我的娇儿她抢去
    抢去就往井里抛
    三娘我疼二儿往外跑
    找到了后花园的枯井了
    水离井口深得很
    够不着来摸不着
    正是三娘心急切
    西北旋天北风嚎
    黑风黄风刮三阵
    把我儿子刮走了
    三娘就在后边撵
    有个砖头绊倒了
    手扶埃尘忙站起
    有个柬贴就在地平漂
    打开柬贴仔细看
    太白金星点化着
    休当妖来休当怪
    把你儿宾州送去了
    要想母子得相见
    十六年后母子准见着
    屈指算今年十六年正
    也不知今年见着见不着
    老爷呀 眼前若有我的娇儿在
    也有君爷这么老高
    我闻听贫夫人讲一遍
    低下头来打停条
    休要说他是我的生身母
    月氏皇娘在当朝
    你若说他不是我的生身母
    为什么他的丈夫叫刘高
    是也罢来不是也罢
    叫声贫娘要听着
    你丈夫宾州去献宝
    为啥你不给他就把家书捎
    山又高来路又远
    有法写来无人捎
    山又高来路又远
    他写书信我来给你捎
    咱二人一无亲来二无故
    怎敢把君爷您的贵驾牢
    要说亲来也有个故
    听着小王我慢慢对你学
    你丈夫和我父亲结一拜
    我和你独生子是同学
    按理说你是我的老盟母
    盟母写书盟儿我来捎
    三娘我一见盟儿到
    就好象斗大明珠落手捎
    我有心回家去取笔墨
    嫂子知道定打不能饶
    低头一计有有有
    何不照着古人学一学
    昔日有位王三姐
    写封血书红雁捎
    罗裙扯下正半幅
    轻轻铺在了地平飘
    中指捻到樱桃口
    到把三娘疼昏了
    这时吓坏哪一个
    可把小王吓坏了
    一搂衣服忙跪倒
    口尊盟母要听着
    苏醒吧来苏醒吧
    多归阳来少归阴曹
    三娘正在错迷之处
    只听得耳旁有人叫声高
    我不爱睁眼强睁眼
    看见了我的盟儿一旁跪着
    李三娘我未曾写书二目落泪
    止不住两眼雨泪滔滔
    上写着拜上拜上多多拜上
    拜上了夫君名叫刘高
    自从你滨州前去献宝
    十六年你书没写来信没捎
    把为妻撇在徐沛县
    哥嫂的家中受煎熬
    哥哥李宏信待我有同胞意
    商氏嫂嫂她心太刁
    她让我白天打水数十担
    夜晚研磨五更樵
    丈夫哇 丈夫你南朝把官做
    怎知为妻我在家把最遭
    丈夫你在南朝吃地是山珍海味
    为妻我吃野菜吃不着
    丈夫你在南朝穿的是绫罗绸缎
    为妻我粗布衣衫我都穿不着
    你早回三天夫妻能见着年
    晚回三天夫妻见不着
    上写我儿咬脐子
    千万别跟你的爹爹学
    我儿要有恋母的意
    你快把为娘接还朝
    有心继续往下写
    怎奈鲜血已经淌干了
    刷刷点点写完毕
    叠又叠来包有包
    三娘递书凤展翅
    小王接书龙探腰
    有心书信揣怀内
    父亲的名字上边描
    低头一计有有有
    我把家书头盔里搁
    出言便把王二叫
    叫声王二要听着
    快快与贫娘打来两桶水
    只许打来不许挑
    有王二打罢了两桶水
    叫声贫人把水挑
    三娘这里不怠慢
    顺手挑起盛水梢
    往日担水直腰走
    今日担水猫猫腰
    要问猫腰为何事
    盟儿回去了对那盟父学
    记下了李三娘挑水回家转
    再把小王学一学
    出言便把王二叫
    叫声王二要听着
    叫声王二收围场
    人马驮驮转回朝
    父王准了我的本
    我把我母接还朝
    三娘打水没唱好
    好好赖赖担待着

    视频相关评论

    占领沙发 我坐板凳 我顶 强 喔? 呵呵 哈哈哈 耍鬼脸 奸笑 这是瞌睡片 -_-||| 错愕 惊讶 脸红 喜欢 大鬼脸
    您可以点击 Ctrl+Enter 发布您的评论
    loading...
    Jk制服爆乳裸体自慰流白浆
  • <td id="mo62m"></td>
  • <menu id="mo62m"><table id="mo62m"></table></menu>
  • <blockquote id="mo62m"><center id="mo62m"></center></block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