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mo62m"></td>
  • <menu id="mo62m"><table id="mo62m"></table></menu>
  • <blockquote id="mo62m"><center id="mo62m"></center></blockquote>

    把视频贴到Blog或BBs

    《马寡妇开店》电视系列短剧《篱笆院的故事》之传统正戏 王晓东 栾晓燕

    已经有次观看 diantang2011-09-03发布
    二人转网(www.blogcasualchic.com)简介:电视系列短剧《篱笆院的故事》之传统东北二人转正戏《马寡妇开店》表演者:王晓东 栾晓燕
    两位演员站在乡间的小路上,很有农村特色,看起来更亲切。不过,怎么听他们唱的和白龙王丹的一样啊,唱腔一样的。呵呵。正戏之前来了段小帽《送情郎》

    《马寡妇开店》剧情是:唐太宗时,马寡妇李氏因其夫马如虎早故,一人育子抚婆,开店为生。山西狄仁杰赴京应试,途中住在李氏店中。李氏见狄仁杰风流潇洒,心生爱慕,让之雅室,倍献殷勤,却遭狄的拒绝。后李氏一心教子。其子赴京高中,娶狄仁杰之女为妻,马寡妇与狄仁杰重逢……之后的处理有不同的版本。

    二人转《马寡妇开店》唱词
    评剧《马寡妇开店》唱词:
    根据一九五七年喜彩莲、马泰演唱录音整理
    马(白):清晨孀妇夜不眠,绣枕锦被半幅闲。花开芳蕊夜至归,一对鸳鸯两下飞。琵琶断弦难舞,红颜一去永不回。奴马门李氏,配夫马如虎为妻,自我过得门来,公爹辞世丈夫身亡,上撇白发老母,下有婴儿三岁未足,是我一直开店度日。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命小二去至门外招客,小二哪里走来?
    店(白):啊哈!忽听东家唤,急忙走上前。东家奶奶你招唤我吗?
    马(白):小二,
    店(白):有,
    马(白):你看天气不早就该去至门外招客,
    店(白):是啦,待我门外招客呀!
    马(白):是你回来
    店(白):回来啦
    马(白):做买卖可晓得这买卖话吗?
    店(白):什么买卖话呀?
    马(白):孟尝君子店,
    店(白):千里客来投。
    马(白):嗯,不错,好,好一个千里客来投,是你招客。
    店(白):待我门外招客呀。(唱)小堂馆出门呼,腰儿叉客招呼,南来的北往的东西四路,上京的赶考的来住店屋,进门来先有三杯迎风酒,然后再沏上那小叶茶一壶,有钱没钱只管来住,临走时不留客爷你的衣服,小堂馆我这里正然招客。
    狄(白):书僮,
    僮(白):大叔,
    狄(白):担书前往。
    僮(白):是。
    狄(唱):仁杰催马在路途,在家中辞别了高堂老母,一心赶考奔京都。行程正遇春光景,遍地里野草鲜花一晴空,吩咐僮儿头前引路。观只见红日滚滚坠落西乌。
    僮(白):大叔,天气不早了,该住店了。
    狄(唱):欧!僮儿说,天气不早该住店,扬鞭打马寻找店屋,主仆二人把庄进。
    店(白):客爷,咳咳咳!(唱)小堂馆走上前客爷招呼。(白)客爷您住店吗?
    狄(白):可有宽阔店房?
    店(白):有。
    狄(白):将马带过。
    店(白):你随我来。客爷你要用些什么?
    狄(白):暂用明灯一盏,暖茶一壶。
    店(白):是啦!伙计们,明灯一盏暖茶一壶哇!客爷,灯到茶到,您还要用些什么?
    狄(白):暂且不用,唤你再来。
    店(白):是啦
    狄(白):好一座宽阔的店房!(唱)满满斟上茶一盏,顶上高插自为书,叫僮儿里里外外多加谨慎,你要小心它一匹坐马两箱书。主仆二人正然讲话。
    马(白):走哇!(唱)来了佳人马寡妇,听前店声音响亮何人说话他是哪一个?又是那马来又是啊书。来至在窗棂以外止住了脚步,我这二足站稳手点破窗户。我斜身单目哇往里观看:有两位男子我看的那么清楚,有一个坐着的呀,还有个站立,看这光景好象是一主一奴。坐着的那个人儿呀,看年纪满不过二十上下,站立的人儿十四岁可多咧,十六看着不足。坐着的人儿在左手拿着一个小茶碗,在那右手拿着一本书,他目不转睛的把书看,端端正正倒也雅儒,他那脸蛋似粉真是又白又嫩,两道弯眉大大两个眼珠,这个人儿的相貌哇长了一个好,稀罕死个人儿咧叫他可活啦活的爱死奴。他好象终南山上韩湘子,不亚如三国的吕布二次重出,真叫人儿越看越爱把他看,恨死个人儿啊!却怎么奴看他,他怎么看不见奴哇,若不然我进房去与他说上几句话。嗯,慢慢慢,新来乍到有些面目不熟,心番一想我倒退了好几步,回头来叫了一声堂官大师傅,我说堂官啊!
    店(白):姑奶奶。
    马(唱):你看那前店的人多又吵又闹,搅闹的那位客爷怎么能够读书?
    店(白):依着您呐!
    马(唱):依着我说,将客爷请至到了咱那后客所,到那里读书倒也雅儒,嘱咐一句回房去。
    店(唱):小堂馆走上前客爷招呼。(白)客爷,你看前店人多读书不够雅静,就请您到后客所吧!
    狄(白):怎么还有后客所。
    店(白):不错,有个后客所。
    狄(白):堂馆
    店(白):有
    狄(白):托灯引路
    店(白):是
    狄(唱):堂馆托灯头前引路,
    店(白):是
    狄(唱):僮儿担起两箱书,出得店房抬头看,高杆之上悬挂灯烛。
    店(白):客爷你随我来
    狄(唱):转过月亮门一所,闪出三间书房屋,青檐明柱黑又亮,云匾高悬配帘竹,两旁贴写一幅对,上联下联写的清楚。上联写:窗外风摇千竹翠,下联配:亭前路暖百花扶。仰面我把横批看,堂官那里打起帘竹。进得房来落下座,(白)店家,
    店(白):有
    狄(唱):灯烛挑好你退出,(白)僮儿,
    僮(白):大叔
    狄(唱):你跟随小二到前店去用饭,
    僮(白):是
    狄(唱):明日咱要早登途。店(白):随我来,随我来。
    狄(唱):不由留神观仔细,好一个雅静的书房屋,纸糊顶棚似雪洞,斗大的方砖把地铺,茶几上摆着茶盅与扣碗,还有个红花铺地的小茶壶。有一张琴桌在床上放,虎毯坐褥在两边铺,迎面挂着扇字面,水墨丹青好工夫,首一句: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见, 一片冰心在玉壶。墙上挂着诛杀判,手执宝剑瞪着眼珠。开店之家如何有这样的好摆设,想是先人俱读书,说不尽的书房好。
    马(白):走哇。(唱)李氏行走款动了二足,将客爷请至到了后客所,到在那里说句话儿耐着何如,我一挑竹帘忙把房进,瞧见了客爷正然读书,我不敢惊动怕耽误了人家功课,站在了一旁一言不出。
    狄(唱):仁杰正在把书看,却怎么耳旁忽听响帘竹,闪过灯烛仔细看,呀!这是哪里来的一位少妇,常言说授授不亲分男女,她既进来我躲出,合上书本往外走。
    马(唱):李氏我慢启珠唇又把客爷呼,尊客爷不必疑心你老人家休要躲,我本是开店的东家那位女妇。
    狄(白):原来是店嫂。
    马(唱):问客爷从哪道而来要往哪里去?
    狄(唱):我一心赶考奔京都。
    马(唱):问客爷家住哪州并哪府,贵姓高名你有多么大的岁数?
    狄(唱):家住山西太原府,汾阳小阳村庄有我的住处,姓狄仁杰就是我,我今年二十三岁刚好奔京都。
    马(唱):客爷呀,这一路上没有个人跟您哪作伴,你要自己个登程去不觉得孤?
    狄(唱):行程本是我们主朴两个,还有那一匹坐马两箱书。
    马(唱):问客爷,用什么样的酒来,吃什么样的菜,把您那心爱的菜名告诉奴,爱吃荤来爱吃素,吩咐下去好造厨。
    狄(唱):荤素凉热都可以,望店嫂与我烫上酒一壶。
    马(唱):我答应一声说是知道,急急忙忙出了房屋,我低下头来暗思想,也不用那小堂倌大师傅,这此菜何不我们亲手做。嗯,煎炒烹炸加功夫,我做的是爆肚炒肉熘鱼片,那个醋熘腰子炸排骨,冷热肥来那个四碟菜,白干老酒烫一壶。精米水饭下绿豆,香油大饼到口酥。我登时之间做完毕,连酒带菜一起的端进屋。尊客爷放下书本快用饭,酒菜要是凉了滋味不足。
    狄(唱):仁杰一见酒菜到,好一位利索的大师傅。
    马(唱):客爷呀,小奴家我们生了来的手拙心卤,口轻咧口重咧您老人家担待着奴哇!
    狄(唱):此菜莫非贤嫂做,
    马(白):不错,是我做的。
    狄(唱):原来店嫂还会造厨,
    马(白):我做得不好,客爷您包涵点吃吧。
    狄(唱):喝口酒,酒味美,我在吃口菜,菜味足。
    马(白):客爷你再喝一杯吧。
    狄(唱):煞时间酒足饭又饱,尊店嫂,残席撤下,我要读书。
    马(唱):小佳人打过一碗嗽口的那个水呀。我忙把残席撤出房屋,李氏佳人儿,回转绣屋。
    狄(唱):仁杰灯下用目读书。
    马(唱):来了佳人李师傅,在上房安慰下我的老婆母,转身儿回到了自己的房屋。进门来推开了门两扇,我回过身来顶上了灯烛哇!我喘息未止床头坐哇,又听见我的小娇儿不住的连声的哭哇,咳,妈妈那个奶儿啊!(白)哟,你睡醒了,快来,妈妈抱一抱,唉哟,这小脸怎么这么脏呀!妈妈给擦一擦,尿泡尿(音sui)吧,我把把你,嘘……,吃口奶吧,(唱)妈妈的奶儿啊!(白)唉哟!这孩子,得……哟……噢……啊,行啦,行啦,你咬了我你还哭哇?吃奶吧!唉!(唱)这半天你未吃着娘我的乳,抱在了怀,吼哭咧!吼哭咧!我儿你不要哭哇,妈妈我搂着,妈我拍着,狼来咧!虎来咧!你快睡觉吧!等为娘我与你去打那马虎。耳听得樵楼打罢一更鼓,小孩子睡觉他也会打呼噜哇!(白)噢-噢-噢噢噢,睡吧啊,噢噢噢噢噢,噢……睡吧啊!(唱)哄得娇儿睡着了觉,我低下头来暗暗地思乎,忽然间想起来前店那位客,不但是人家人好,到也雅儒,常言说郎才必得配女貌,最怕是遇见一个那丑陋的媳妇,果然是媳妇长得俊,小两口说笑好么样的对付,想人家男的出外可有个回家转,谁象我呀!把这菱花摔碎难以照复,佳人想到了伤心之处,扑簌簌二目哇啊我滚下泪珠外唉……唉哟我那回不来的夫哇!哭了一声我的丈夫哇你死的早!撇下了为呀妻啦我是寡呀妇。上撇白发我那老婆母,下有婴儿有谁来照顾哇!唉,我心恢意乱哪有些精神少,似睡不睡的糊里糊涂,瞧见了我的丈夫他把房进,他那两眼不住地瞅着奴,我的丈夫哇,一年多的光景你往哪里去来着,你今天回来可想死了小奴,(白)哟,你回来啦,快坐下吧,家里有很多事我要告诉你呢,怎么着,你要走,唉呀,你不能走,你不能走,你可不能走,(唱)我拉丈夫好一似猫儿扑鼠。睁眼看,差一点碰倒了灯台与茶壶,只说是夫妻又相见,谁成想南柯一梦我见丈夫,真叫我,水里头捞月难到手来那个镜中我取花是枉挠乎,面前若有我的丈夫在,我们小两口,说咧、笑咧、打咧、闹咧,多么幸福。只如今出来进去象个孤鬼,油瓶子倒咧没有人扶,想吃凉菜没有那个醋哇,没有卤水怎点豆腐。忽然间,想起前店那位客,这半时候未曾睡熟,我何不找他会一会,到那里说几句话儿开开心腹。主意一定把床下,我再换上几件新衣服。菱花大镜当中放,我重新换装再把我的头梳。脱旧衣换新衣荤里套着素,擦官粉戴鲜花记得儿熟,打扮一毕我要往外走,(白)唉哟,我还没系纽扣呢!(唱)用手开放两扇门户,出门来,轻足踩地抬头看,哟,又瞧见这满天的星斗一漆空,我往书房送二目,那书房一里顶灯烛。店中的伙计睡着了觉,婆母娘不知我那孩子也不哭,(白)此事凑巧,它怎么那么样的凑巧哇!(唱)我二人做上一对美夫妇,我欢天喜地书房奔,却怎么心头不住的跳跳扑扑。到在那里除非是我成全了美事啊,这样的丑事叫我可怎么说出,世界上调情的都是男赶着我们女,那有我这脸大的女子前去找夫,人家要是乐意了,两全其美,这件事最怕得人家不,唉,压压心火拉倒了罢呀,唉…… ……,无精打采走进了房屋,进门来关上了门两户,拍拍孩子我挪了一挪灯烛哇!(白)这个话呀又说回来啦,你未从做这件事情你也不想一想,又婆婆又有儿子,将来你的儿子长大了,你可怎么能对得起他呢?别胡思乱想的了,快睡觉吧啊!(唱)我……我的我呀啊……,却怎么我坐,坐也坐不稳,立,我立也立不住,满腹的委屈说不出,往日也把我的丈夫想,不象今天这么样的孤,抬头看那水火炉子还未灭,忽然一计我上心腹,他应不应的我要走上一趟,他要是问我就说与他送上茶一壶。我急急手快烧开了水呀!下上叶子沏满了壶,(白)哟,还没开门呢!(唱)左手拿着一个小茶碗,右手拿着一把锡壶,我慌里慌张书房奔。
    狄(唱):仁杰灯下用目读书。
    马(唱):来了佳人李师傅,一挑竹帘把房进,站在一旁好似雅儒。
    狄(唱):仁杰正在把书看,却怎么夜风吹进一位美人妇,只见她盏盏鲜花把乌云儿遮,身穿着绸缎衣窄小两只足,定睛一看认得了,原来是开店的那位主妇,尊店嫂,现在已有三更鼓,因何事来到书房屋。
    马(唱):客爷你念书念得就不觉得干渴,我与你送来了暖茶一壶。
    狄(唱):店中的伙计有几位,还有那堂倌大师傅,何用店嫂你夜至来送水,不见一人你的丈夫?
    马(白):客爷,你问得是谁呀?
    狄(白):我问得是店主东啊!
    马(唱):客爷呀!你休要提起我们那个短命的鬼啊!提起他来可想死了奴,我娘家忠厚传家书香门第,我的公爹他也做过四品官,我的丈夫他叫马如虎,一十七岁说妥了小奴,我今年年长二十二岁,十九岁那一年我做的媳妇,进门来见喜头胎,生下了一子,不料想我的丈夫他把命无,上撇白发我那老婆母,下有婴儿三岁未足,我们老少寡妇婆媳两个,一直开店渡日乎。我在我的婆母面前夸下了海口,我言说冰霜守节外意皆无。
    狄(白):店嫂,你真是位贤德之妇哇!
    马(唱):想那骑驴的他可怎么知道这赶脚的苦,想这天长日久难死了奴。(白)客爷,(唱):想丈夫愁家事身得重病,请客爷开一个药方儿好把我的病除。
    狄(唱):贤嫂既然身得病,你就该请一位名医把病除。我本是赶考一举子,本草纲目我未曾读。
    马(唱):若不然你给我号号脉。
    狄(唱):寸官尺上我也未曾读。
    马(白):唉哟,怎么着,要是号脉还得读那个寸官尺啊!
    狄(白):是啊!
    马(白):要是不读寸官尺就不能号脉了?客爷我问问您,您看的这是什么书哇?
    狄(白):五经四书。
    马(白):五经四书,十经上有一句话,你可知道吗?
    狄(白):但不知是哪一句?
    马(唱):我问问你,这苗条淑女你爱不爱?
    狄(唱):有好徒的我不图。
    马(唱):我闻听客爷的口话紧,我只得这般如此把话说出。我说客爷呀!你猜我今晚到此为何事?
    狄(白):你到此为了何事啊?
    马(唱):你那个小心眼里不用与我装糊涂,你在青春我在年少,咱们二人做上一对那美夫妇。
    狄(唱):尊店嫂,少要胡言要尊重,听我把话说清楚,咱二人不是金梁配玉柱,也不是爹娘配就好夫妇。相劝店嫂回去吧,休误我功课我要读书。
    马(唱):什么叫做功什么叫做课,读书的人儿,不懂得好赖和从如,这个样的酒席你都不赴,却怎么你又摔筷子又墩酒壶。哎,我不顾羞耻往前凑,上前去拉住了客爷的衣服。
    狄(唱):急得仁杰往后退,口称店嫂听清楚,我当学坐怀不乱柳下惠,异门不拿美名妇,羊羔生来吃跪乳,马若欺吾情义无,店嫂摆下黄花宴,仁杰不是囚歹徒。
    马(唱):你说比古就比古,有几位古人我也广读,汉朝里有一位文君女,孀居高阁自当无,听琴暗结求凰曲,夜奔公子司马相如。她设酒馆我开店,她守孀居我也无夫。却怎么她人则可我不则可,这件事情我不服。你若是应了还罢了,若不应你可知道我们寡妇的心肠都比蝎子毒。
    狄(白):你毒不毒的敢把这住店的怎么样啊?
    马(唱):将门开放我就嚷,我把那街坊四邻全都喊出。东街里头有个刘二老,西街里那张三愣愣愚死夫,进门先把你上绑,我就说你夤夜闯进我们寡妇屋,将你拿到那个大堂上,我问问你,羞辱寡妇罪当何如?
    狄(白):唉呀!寡妇还这样利害呀!
    马(白):你才知道哇!你伸手摸摸哪头坑凉是哪头坑热呀啊?(唱)到底是这么享福那么享福,打打你的那个小主意儿呀,到底你可是应允不?
    狄(白):我难以应允。
    马(唱):唉,佳人开口我往外嚷。
    狄(唱):仁杰上前把嘴捂住。尊店嫂,我与你一无仇来二无恨,你为什么拉我到官府。
    马(白):这……
    狄(白):店嫂,(唱)你言说你娘家本是书香门第,你的公爹也做过四品官,你本是名门之女宦门妇,当必然上过女学读过书,三从四德你当懂。我再问问你,女无贞节是何如?你言说在你那婆母的面前夸海口,你说是冰霜守节外心无,你却怎么明着守来暗不守,明着无夫暗交交夫。贤嫂是位聪明妇,今夜晚做此事这样糊涂,当记你亡夫一点事,你也该与你晚生下辈留点面目。当谨守节烈冰霜四个字,廉耻二字不可无。你言说膝下倒有三岁子,你就该抚养他长大成人叫他读书,但等那万岁开了文化选,命他赶考奔京都,倘若是平地一声春雷响,寡妇门前立宏图。到那时,非亲不有登门客,还显你教子成名美名图,仁杰说的前后话,尊店嫂,前思后想自己思乎。(白)店嫂三思。
    马(唱):只说的李氏我无言可诉,面红过耳滚下了汗哪珠。走近前满面含羞我飘飘下拜。口尊声客爷细听清楚,今晚间,本是奴家我的错,你总怪奴家我做事糊涂,出外去可要你那嘴上绑,今夜晚的丑事你千万不可说出哇。
    狄(白):店嫂请放宽心。
    马(唱):这饭钱,那店钱我一概全都有要。
    狄(白):多谢店嫂。
    马(唱):到明天,打发那小堂倌远送路途。
    狄(白):再谢店嫂。
    马(白):唉哟,客爷,那、那我就要走啦。
    狄(白):唉,店嫂,你快快请吧。
    马(唱):将话说完出了房外,叫人家问得我心服口服,此事没脸我真正没脸,羞辱见笑自羞辱。羞羞惭惭回房去。
    狄(唱):急得仁杰热汗出,用手提起毛竹管,墙上留诗令人读。在外不图人之妾,家中美妾无人图。写完毕,交五鼓再叫堂倌大师傅。(白)堂倌哪里,快来。
    店(白):来啦,来啦,来啦。
    狄(白):共付多少店饭钱?
    店(白):五银二。
    狄(白):外厢带马。
    店(白):是啦。送客爷。
    狄(白):免。
    店(白):是。
    狄(白):唉呀!好险哪!

    视频相关评论

    占领沙发 我坐板凳 我顶 强 喔? 呵呵 哈哈哈 耍鬼脸 奸笑 这是瞌睡片 -_-||| 错愕 惊讶 脸红 喜欢 大鬼脸
    您可以点击 Ctrl+Enter 发布您的评论
    loading...
    Jk制服爆乳裸体自慰流白浆
  • <td id="mo62m"></td>
  • <menu id="mo62m"><table id="mo62m"></table></menu>
  • <blockquote id="mo62m"><center id="mo62m"></center></block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