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mo62m"></td>
  • <menu id="mo62m"><table id="mo62m"></table></menu>
  • <blockquote id="mo62m"><center id="mo62m"></center></blockquote>

    把视频贴到Blog或BBs

    《妓女苏三》也叫《苏三诉苦》又名《玉堂春》剧场里的改编正戏 小豆豆 张涛

    已经有次观看 diantang2012-02-19发布
    二人转网(www.blogcasualchic.com)简介:来自传统剧场里的改编京剧的东北二人转正戏《妓女苏三》也叫《苏三诉苦》又名《玉堂春》 表演者:小豆豆 张涛

    二人转《玉堂春》又名《苏三诉苦》唱词
    女:闲来无事啊论古今啊

    男:表表人间故事一新闻哪

    女:明朝万历年间事

    男:表表烟花受苦人

    女:烟花巷里富春苑

    男:妓女有位女千斤

    女:苏三本是吴横女

    男:流落烟花来卖身

    女:弹唱歌舞全学会

    容貌长的

    男:有十分

    女:容貌长的

    男:有十分

    女:闲来无事啊

    男:论古今

    女:这表表故事

    男:一新闻

    女:唱段明朝万历

    男:年间事

    女:表一表烟花

    男:受苦人

    女:那烟花巷里

    男:富春苑

    女:妓女有位

    男:女千斤

    女:苏三本是

    男:吴横女

    女:流落烟花

    男:来卖身

    女:我们弹唱歌舞

    男:全都学会

    女:容貌长的

    男:有十分

    女:老鸨儿强逼我

    男:去接客

    女:皮鞭子沾凉水

    男:抽打周身

    女:苏三我无奈

    男:把盘卖

    女:结交一位

    男:有情人

    女:王三本是

    男:吏部子

    女:我们二人恩爱

    男:情意深

    女:带来纹银

    男:三万两

    女:花的没剩

    男:半毫分

    女:你说那鸨儿娘

    男:心有多么狠

    合:她把三郎撵出富春门

    男:王金龙这里无处奔

    关王庙里来存身

    这一日正在庙台坐

    女:来了金哥把话言

    从头至尾讲一遍

    金哥我送信

    男:到富春

    女:苏三闻听三郎苦

    不由两眼泪纷纷

    有心周济

    男:银共两

    女:我难坏公子

    男:有情人

    女:三天没吃

    男:茶共饭

    女:吓坏了开窑子

    男:王八人一群

    女:床前床后

    男:把病问

    女:恐怕是摇钱树

    男:断了根

    女:苏三假意不知道

    我稀里糊涂的就把梦话云

    我言说通州庙里

    男:一位红脸汉

    女:要取小命去归阴

    要想苏三病体好

    三声今夜要到庙门

    我带领金哥往前走

    一到庙里会情人

    行行正走老的快

    关王大庙面前存

    走上近前拍门板

    尊声三郎要听真

    开门罢来开门罢

    小妹看你又到庙门

    (三郎开门来)

    男:王金龙正在庙台坐

    禁不住低下头口问心

    小金哥捎信儿三天整

    为什么一去啊没有回音

    莫非说苏三她的心肠变

    不能搭救落难的人

    王金龙正在悲愁处

    忽听得有人扣打庙门

    用手开开门双扇

    原来是金哥苏三哪来到了庙门

    (三郎)

    (小妹)

    女:苏三连忙跑几步

    拉住公子有情人

    话未出口先落泪

    泪珠儿滴滴点点湿透了衣襟

    (三郎)

    (小妹)

    女:苏三我未从开口

    男:我就先落泪

    女:泪珠儿滴滴点点

    男:湿透了衣襟

    女:世界上

    男:都是说

    女:他人

    男:命苦

    女:谁像我

    男:命苦哇

    女:胜过

    男:他十分

    女:几岁上高堂的爹娘

    男:被人杀害

    女:小妹我被逼迫

    男:落入了娼门

    女:进门来

    男:先受哇

    女:三部

    男:大难哪

    女:还有哪

    男:十样的苦处

    女:惨不

    男:可云哪

    女:头部难进门来

    男:先挨一顿打

    女:应逼我管鸨儿娘

    男:叫声母亲

    女:小妹我

    男:年纪小

    女:志气

    男:可不小

    女:哪能管

    男:鸨儿娘

    女:叫声

    男:母亲哪啊

    女:只气的鸨儿娘

    男:哆嗦乱颤

    女:眼一瞪呀一呲

    男:好象个凶神

    女:迎面她

    男:给我呀

    女:一顿

    男:大嘴巴

    女:只打得我无处躲来

    合:无处藏身哎

    女:然后有命令伙友

    男:把我吊起

    女:皮鞭子沾凉水

    男:抽打周身

    女:从清晨

    男:一直打到

    女:黄昏

    男:以后哇

    女:只打的

    男:小妹我啊

    女:遍体

    男:伤痕哪啊

    女:这时又转过来

    男:转过哪一个

    女:转过来大茶壶

    男:又来装好人哪啊

    女:忙命令伙友

    男:把我来放下

    女:把鸨儿骂一顿

    男:撵出房门哪啊

    女:忙让人请医生

    男:为我上药哇啊

    女:心肝儿啊小宝贝啊

    男:叫的我发晕哪啊

    女:黑脸的

    男:白脸的

    女:我都

    男:全不管

    女:准知道

    男:开窑子

    女:没有

    男:好人哪啊

    女:只恨的小妹妹我

    合:咬牙切齿

    女:哭了声下世的

    合:养儿的母亲哪哎

    女:哭一声爹娘你下世啊

    合:不管孩儿我

    女:你哪知道孩儿我落水都漫身

    (小妹)

    (三郎)

    女:我情愿任凭他们活活把我来打死

    哪成想他们疼财不肯哪伤人

    现如今我求死啊四下都无路

    求一声我多暂能跳出鳖窝娼门

    只哭的哪山听见山都能倒

    只哭大大海听见海水都发浑

    只哭的泪珠儿滴滴都化成了血

    只哭的喉咙哑难以都发音

    三郎啊

    男:小妹啊

    女:小妹我一直哭了五天五夜呀

    吓坏了开窑子

    男:王八人一群

    女:忙派出人来

    男:将你都相劝

    女:有机会也能够

    男:跳出娼门

    女:苏三我出无奈

    男:止住了悲痛

    女:章台柳又多了一位受苦的

    合:女钗裙

    (三郎)

    (小妹)

    女:这本是头部的大难言讲过去呀

    紧接着二部难又落到小妹身

    老鸨儿她教我狐媚的技术

    她教我怎样去迷人怎样去坑人

    她叫我迎客时满面带笑

    她叫我送客时假装泪沾巾

    她叫我陪客时甜言都蜜语

    灌迷汤上洋劲

    男:假意来温存

    女:见什么人说什么话

    男:三六九等啊

    女:迷魂阵迷的他们头脑都发晕

    有时候他教我舍金套玉

    装一千出一纹

    男:暖暖人的心

    女:开方子不怕大我

    男:胡说八道

    女:要衣服要首饰

    男:还要金银

    女:这娼门不算大

    男:包罗万象

    女:能赶进好牛马

    男:多少大群

    女:她叫我不论是老

    男:不论是少

    女:不论丑与俊

    男:都当嘉宾

    女:没有钱当时滚

    男:不许留恋

    女:开窑子只留钱

    男:不留行人

    女:几钱间好楼房

    男:一丈一尺

    女:几万垧好良田

    男:垄无一根

    女:有的人为送进绫罗绸缎

    有的人为拉进

    男:五谷苗根

    女:这条道坑的人

    男:真是不算少

    女:害了人不偿命

    男:什么原因

    女:小妹我在哪时那愿接受

    架不住鸨儿娘

    男:抽打周身

    女:只逼的小妹我无法接方下药

    只骗得逛窑子的丢了大门

    有的人忘了姓

    男:张王李赵

    女:有的人忘了家

    男:家住那个村

    女:有的人不管天

    男:天有多么远

    女:有的人不管地

    男:地有多么深

    女:有的钻窟窿

    男:不管多大

    女:有的人拉饥荒

    男:不管利息有几分

    女:有的人弃了产

    男:来买情爱

    女:有的人卖了企业

    男:替我苏三来赎身

    女:这一些傻冤家

    男;疯魔一个样

    女:他们那知爱情里

    男:没有金银

    女:我说此话三郎不相信

    现如今你为什么庙台蹲

    这本是二部大难言讲过

    合:紧接着三部大难又轮到了小妹身

    女:一年小一年就大

    男:光阴似箭

    女:小妹我长大了

    男:难星来临

    女:那一日老鸨儿发下了命令

    她叫小妹我呀接客都卖身

    小妹我只应下

    男:陪人家来喝酒

    女:要卖身除非是

    男:自己个儿订婚姻

    女:老鸨儿拧不过

    男;勉强应允

    女:出条子卖盘子

    男:车马迎门

    女:妓女们长的好

    男:没有好处

    女:只不过多受一些

    男:风衣之淋

    女:小妹我在那时

    男:红的发了紫

    女:招一些狂蜂蝶

    男:围绕周身

    女:是怎么逛窑子也要吃醋

    钱斗钱势斗势香破朱唇

    钱斗钱鸨儿娘

    男:拍着手地乐

    女:只不过多进一些

    男:大头金

    女:年轻的小伙子卖绸又卖缎

    年老的大财主扔进金银

    你要是拿来香

    男:赶忙我摆供

    女:你要是施礼

    男:我赶忙来躬身

    女:年轻的小伙子

    男:正天刮脸

    女:年老的剃胡须不留一根

    好一次临潼会

    男:前来斗宝

    女:文比文武比武

    男:各显奇珍

    女:你搬来摇钱树

    男:没有我家富

    女:我急忙捧过来

    男:一个聚宝盆

    女:这真是钱多了

    男:不会使用

    女:花真钱买假爱

    男:多么丢人

    女:逛窑子一条心

    男:为的是美女

    女:咋不看大街上

    男:祷告饥人

    女:要饭的叫大爷

    男:快点滚

    女:妓女们骂你奶奶亚赛驾云

    这本是斗钱的

    男:演讲过去

    女:听我把斗势的

    男:分上一分

    女:斗势的鸨儿娘

    男:我把媒老保

    女:咂窑子打茶壶

    男:捎带着封门

    女:官臣家子弟

    男:出来就两个样

    女:横着眉立着目

    男:臭气熏人

    女:你老子做知县没有我大

    男:我姐夫在府里是个参军

    女:你舅舅当师爷没有我出色

    男:我老爷在监狱里专管犯人

    女:拿妓女简直是

    男:无头的玩物

    女:打过来骂过去

    男:不值一文

    女:又吃醋又嫌酸

    男:呲牙列着嘴

    女:硬说是他家中有

    男:百品的大人

    女:几盅酒灌的他

    男:不知道南北

    女:吹胡须瞪着眼

    男:现了原身

    女:吐了酒吐的我

    男:满床满帐

    女:只熏的小妹我

    男:发吐恶心

    女:好容易侍侯他们

    男:出来堂院

    女:转过来鸨儿娘

    男:收取花银

    女:收钱他找我苏三

    男:我嫌不允

    女:小妹我怎还敢

    男:讨人嫌伸手拉人

    女;只逼得我对他们两家

    男:多说好话

    女:鸨儿娘骂的话让我难出唇

    熬一天又一天

    男:天天都如此

    女:盼一日又一日

    男:不离倡门

    女:这本是三样苦

    男:对着三郎讲

    女:紧接着十样苦对着我的三郎云

    头样苦进门来先得裹脚

    只裹的我两只小脚

    男:疼痛揪心

    女:二样苦还得学琴棋书画

    好陪那些官僚们

    男:饮酒开心

    女:三样苦还得学吟诗对对

    一字对不上

    男:憋坏我地脑筋

    女:四样苦还得学弹唱歌舞

    桑树条不知打断

    男:多少十根

    女:五样苦接活多

    男:不知道有多少

    女:从清晨到黄昏

    男:忙得我头脑发晕

    女:六样苦鸨儿娘

    男:摆谱太大

    女:她吃饭我们站着

    男:一日三旬

    女:七样苦不行离

    男:院中一步

    女:我们好象狱犯人

    男:监狱来蹲

    女:八样苦出条子

    男:看的太紧

    女:我们好象带犊子

    男:一步一跟

    女:九样苦姐妹们啊

    男:不许来讲话

    女:恐怕是一齐心哪

    男:告到衙门

    女:十样苦和客爷不许诉苦

      鸨儿娘听见了不死也发昏

      这本是十样苦对着我的三郎讲

      只不过我说说大概细情没分哪

      我要是一样一样对着三郎讲啊

      恐怕是回去晚鸨儿娘起疑心

      三郎你此一去京城去赶考

      此一去三郎稳步青云

      这有那金银首饰整整七件

      大概也能换千两白银

      买衣服做路费

      三郎你不许留恋

      妹妹单等你

    男:喜报佳音

    女:莫上那章台柳

    男:没有好处

    女:只不过是逢场作戏

    男:过路烟云

    女:我要说此话三郎不相信

      上那还找我第二个玉堂春

      得不得中的早点回来个信

      省得千里外妹妹替你担心

      苏三这里就把首饰递

    男:王金龙接首饰雨泪沾襟,我地小妹呀

      王金龙把首饰接在了手

      叫一声我的小妹要听真

      此一去一心我进京科考

      进京科考稳步青云

      到那时搬娶你脱离苦海

      脱去了歌舞的衫换上凤裙

      也不枉小妹你挣扎几载

      苦受尽甜才来一鸣惊人

      王金龙本还有千言万语

    女:忽听哪小金哥扣打庙门

    合:南北以外换新貌

      来了一匹马麒麟

      扬鞭打马登古路

      一到京城去科文

      丹桂飘香提金榜

      苏州搭娶受苦人

      这本是玉堂春

      我们哥俩忙忙活活没唱好

      好好赖赖你们意见云

    视频相关评论

    占领沙发 我坐板凳 我顶 强 喔? 呵呵 哈哈哈 耍鬼脸 奸笑 这是瞌睡片 -_-||| 错愕 惊讶 脸红 喜欢 大鬼脸
    您可以点击 Ctrl+Enter 发布您的评论
    loading...
    Jk制服爆乳裸体自慰流白浆
  • <td id="mo62m"></td>
  • <menu id="mo62m"><table id="mo62m"></table></menu>
  • <blockquote id="mo62m"><center id="mo62m"></center></blockquote>